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麻辣串新聞 > 正文
關于我們

天津串哥炸串,好吃的永遠就是炸串串

時間:2020/04/12 21:39:38 查看:

    以前我住在市中心的時候,這家店就開在樓下底商,因此常常去吃。第一次是機緣巧合,路過的時候整個人被店里飄出的香味纏繞住,感覺簡直是水底的藤蔓抓住腳踝,讓人邁不動步子。店面小小的,沒有堂食,就一個窗口。窗戶下面擺著一臺巨大的冰箱,所有的炸物碼放整齊,任人挑選。

    我問老板什么好吃,老板說:你閉著眼睛隨便選,每一個都好吃。

    遂大笑,選了幾種,果然驚為天人。

 


    以前住的近常常吃,后來搬得遠了,也會創造機會來吃。炸串是真的好吃,每次有朋友來天津看我,有機會我都會帶來吃串哥。但是老板為人瀟灑不羈,并不是次次都有好運氣碰到他開門。

    有時撲空,下次再見面問他:

    “上次來怎么沒在?”

    “嗨呀!我去珠海玩了!”

 


    店主是老天津,說話總是那副混不吝的樣子,店里永遠只有他自己。不開分店、不接推廣、不雇店員。有次我帶做美食新媒體的朋友去店里,想拍點素材給他寫篇公眾號,他說不要,夠忙的了。我覺得他可能也不在乎賺不賺錢,時不時地就關了店全國各地飛著玩兒。有的時候我想,總是這樣關著店就跑了,少賺多少錢。后來我想,人要賺錢不就為了能隨便安排自己的時間,能想去哪玩就去哪玩嗎?那還說個屁,關了就關了,玩兒去。

 


    雖然不太在意店里生意,但是串哥對自己的手藝是很驕傲的。要是你去了喊他推薦些招牌給你,他是不推薦的,他覺得每個都好吃。他跟別家炸串確實不太一樣。傳統的天津炸串,號稱“老味兒”,多半是裹了厚厚的面炸了,抹醬是番茄的面醬的,反正就是酸甜口。尤其是炸素串,里面是厚厚的豆皮卷,外面還要再裹面炸,一口咬下去感覺吃了一大口主食。就像天津傳統的煎餅果子一樣,餅里卷油條,這種主食卷主食的做法一度令我非常費解,在天津住了一年多才慢慢理解跟接受這種食物類型。

    相比之下,串哥的炸串不夠“天津”,但是非常對我胃口。肉就是肉,從來不裹面,偶爾有一兩種蘸面包糠的,也是用的雪花糠,吃起來格外的脆生生,完全不掩蓋肉的口感。還有個特點,就是店里少有那種進貨直接可以買到的成品串,這是偷懶的做法。冰箱里大部分類型的串都是他自己做的,各種雞排雞柳雞胗里脊,串哥放下豪言:“你嘗嘗!這上校雞塊,我自己做的!保管比肯德基還好吃!比那個肉多!”光是雞排就腌制了四種味道,還是不裹面,超大一個扔到油鍋里去炸。最好吃的是豆皮卷,反正我沒吃明白是怎么做的,外表看上去確實是豆皮的樣子,但是咬下去的口感跟味道完全是吃肉。吃肉也就算了,定睛一看里面還有很細的粉絲、蔬菜碎,但是完全不散,是緊致彈牙的口感,再抹上特制的辣醬,篩上調料,剛炸出來又脆又香,好吃到炸裂。店里有個招牌叫“牛B燒餅”,我覺得特逗,這詞算得上天津人的口頭禪吧?沒什么臟話的意思,倒是把老板的驕傲展現的淋漓盡致。其實是炸透的燒餅卷上兩串刷好料的里脊,做好之后他會把燒餅懟到你的鼻尖兒底下,然后說:“別動!你就聞聞!香不香!”

    ……好像又說太多了。

 


    串哥嘴快又貧,去他的店里買東西,等他炸好的時間,他能絮絮叨叨跟你說完一大堆俏皮話。有時候夸自己的東西好吃,有時候夸你新做的頭發好看,有時候說外面風太大,把你讓到屋里站著等,看他手腳利索的把所有生食變成香噴噴的炸物,這期間手上嘴上都沒閑著。我愛聽他說話,有種天津人特有的灑脫氣。

 



    今天去市里辦事,結束之后想,要搬家了啊,走之前把別的地兒吃不到的食物再去嘗嘗吧,省的心里惦記。想來想去繞到了串哥門口。本來打算碰碰運氣,結果看到他開著店,還穿那件標志性的馬甲,瘦瘦高高的,站在冰箱后頭招呼我。

    我想著是最后一次吃了,多點了好多樣。點完了之后,他還是那個語調,嚯——,幾個人吃?

    我說自己吃。他問我吃的完嗎,我說沒事,吃不完多吃幾頓,下回不定什么時候能吃到了。

    “怎么的呢?”

    “我要走了,不在天津了!

    “過年!幾號放假?”

    “不是過年,搬家啦,以后都不在天津了!

    “喲,去哪兒?”

    “去杭州!

    “工作去?”

    “恩!

 

    他沉吟一會兒,“杭州說好也好,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嘛!

    我應和他:“是啊是啊!

    他又問,“那邊有朋友嗎?”

    我想了想,說:“有幾個!

    他說:“那就好,那還好!

    這一套快把我招呼哭了,他又變成那個驕傲瀟灑的樣子:“雖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啊,但是我覺得下有珠海合適,珠海好,環境好,很好,上海都比不上。杭州也不錯,就是壓力太大!

    “所以機會也多嘛!

    “機會多啥,不多,馬云哪里給你機會!”

    我笑,他又說:

    “好多人都下崗啦!現在的活兒都是機器人干啦!”

    “不過我可不怕!機器人會腌雞排嗎?!不行!還是得我,還是得靠腦子!

    我又笑。

 

    他一邊給我的豆皮卷刷醬一邊說:“是得多吃點,外頭可沒有這個!我不開分店啊!

    “恩,就是想著以后吃不著了,惦記著來一趟呢!

    “哎喲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!

    一連串又輕又快的謝謝含混著連讀,特北方。

    然后他又開始給我講外地一個姐姐想吃他的炸串,讓他順豐捎了四百多塊錢的串去,光運費就185。天津人管女性無論大小都叫姐姐,第一個二聲,第二個輕聲,聽起來親切到有點輕浮。我揣度不好他口中這個姐姐是多大年紀,但是我懷疑她的狀態可能會成為我日后的狀態。

    他看我有些郁郁寡歡,又跟我說:“沒事!你記著我電話!在杭州要是想吃,你給我打電話!我給你做!做好了寄過去,順豐快,今天寄明天就到了!”

    我深受感動,一半是因為他的義氣,一半是為了便民服務的進步。

 


    我點的東西都炸好了,他包好遞給我,說祝我好,我謝過他走了。

    走了沒兩步,我又倒回去,他還是站在冰箱后面,一臉探究的看著我。

    我看了他一會兒說不出話來,兩個人沉默了半分鐘吧,然后我說:

    “本來想祝你生意興隆的,后來想想你這兒夠興隆的了!

    他還是很爽朗的笑,雙手作了個拱手禮:

    “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!

    又是一連串又輕又快又含糊的謝謝。

    末了他跟我說:“新年快樂!

標簽:
關于我們
更多>>聯系我們

油炸串串調料配方網

聯系人:創文網絡
手 機:18866889999
地 址:創文網絡工作室
重庆市麻将机批发市场